APP無線揭陽

19910
    11月7日香港見聞錄丨大學,別讓200人毀了3000人的畢業禮
    2019年11月08日 來源:臨江仙客 編輯:陳建明

    今天我要講一個long long story(長故事),要從13年前講起。


    那是2006年,高考出結果后,曾爆出一宗“大新聞”:香港高校開出50萬獎學金“搶”內地高考狀元,多位狀元放棄“清北”這類的頂級名校,直奔香江而去。


    想來那時也是年少輕狂,我一口氣約訪香港8家高校,頗有點遍尋名師的味道,就想看看香港的大學到底好在哪兒。


    歷時已久,很多事已記不真切,但有一個細節一直深深印在腦海:在面朝大海、汗牛充棟的香港科技大學圖書館,當看到滿滿兩大架頂天立地的書籍對峙而立時,我似有所悟——這是關于某些富有爭議的工程的專業中英文書籍,居然按贊成與反派的對立觀點來做書籍分類,開放給師生與公眾,即使游客都可以借閱。


    1.webp

    面山背海的香港科技大學


    開放活躍,兼容并包。


    我嘆服!心想:這才是高校應有的樣子,這才能培養出有思辨能力的學子。加上之前向校方提出訪問需求時,幾乎每所學校都回應爽快、安排合理,顯示出現代化高校管理的效率與專業。頓時,對香港高校好感“爆棚”。


    一晃13年過去了,香港高校學術水平是否有提升,我沒有發言權。但說到聯系校方再度拜訪的經歷,卻感覺這次遇到的不是一群教職工而是一群“官僚”。當然,也許每所學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不便對我講。


    也正源于此,我相當不忍用這樣的詞匯來“扣帽子”,也相當明白事易時移,如今香港形勢復雜,不少關心香港的人焦頭爛額,或者無暇或者根本就不想應付我這種來“添亂”的。可是這背后,非對比,不知高校管理水平、輿情應對、危機處理水平,簡直江河日下。


    見微知著。以我之遭遇反觀香港高校今日之囧態,覺得也是必然。


    活躍是夠活躍了,活躍到全港超過600名高校學生因參與暴力社會活動而被捕;開放也是夠開放了,開放到畢業典禮如“無掩雞籠”,想破壞就破壞,想沖擊就沖擊;兼容并包嗎?我看大學是容下了這群戴著口罩、不知是不是真學生的人,這些人對持異見者黨同伐異,完全不容——圍堵老師、逼跪校長、毆打學生、涂污校園……


    一位土生土長的香港博士對我說:這簡直是香港之恥!


    還有家長憤而發帖,表示和女兒一起拒絕出席畢業禮。


    2.webp


    我想說的是:香港有些高校的管理者懵了,但我們旁觀者不能被帶歪。


    請讓我告訴您一個數字:昨天,在香港中文大學畢業禮游行的人數,據報道是近200人,而該校應屆畢業生有3000多人!十五分之一不到的人,居然能夠“綁架”全部人,毀掉了所有人十幾年寒窗苦讀期盼的畢業禮。


    請讓我告訴您一個事實:不同的學校,不同的校長,不同的處理方式,能得到不同的結果:


    10月27日,是香港理工大學的博士畢業典禮。校長滕錦光就拒絕與戴著口罩上臺畢業生握手,并示意該畢業生下臺。畢業典禮之后得以順利繼續進行。在當下的環境,這樣做,也許已實屬不易。


    3.webp


    而2017年,香港專業進修學校校長陳卓禧就成功地處理過類似事件——當即把抗議學生請出禮堂,讓其他學生繼續他們的畢業禮。事后,陳校長主動找到幾個抗議的學生,說出了這樣一番擲地有聲的話:


    由我們學校成立第一日開始,我們就掛五星旗,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我們因為這件事,受盡殖民政府打壓、資助被取消、校址被收回,也從未放棄愛國立場。你們如果連這件事都不知道,那就是你們選錯學校!


    這個兩年前的視頻,我也就看過一百多遍吧!有興趣的人可以再欣賞一下校長是怎么和這些不懂歷史的學生們正面“剛”的:


    11月7日香港見聞錄丨大學,別讓200人毀了3000人的畢業禮


    說這些,是想讓諸君知道,香港的大學如今雖然分化了,依然有它的水準,它的靈魂,它的堅持。鬧事的絕對是一小撮,但如果遇上管理者缺乏立場、軟弱無能、沒有承擔,則這一屆的畢業生太“南”了。


    目前,香港大學、香港科技大學、浸會大學都發出聲明,表示大學畢業典禮是莊嚴和值得紀念的場合,同學務必要尊重。但是,他們會不會重演港中大讓少數人“綁架”多數人的鬧劇,我們還要再看看。


    擁有3萬多位教職工會員的香港教聯會,對此事也態度鮮明。會長黃均瑜對我說:大學生是成年人,想做什么,確實有他的自由,但是校長應有這樣的意識:只要你一天沒出我的校門,就要接受校方的管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不能誰惡誰有理!


    我們為這樣的說法,手動點贊!


    畢業禮前一天,我來到美麗如畫的香港中文大學,看到不少畢業生穿著學士、碩士袍在合影留念。


    在獅子亭邊,一位來自山東的哲學碩士畢業生告訴我:原本有想過繼續讀博士,或者在香港找工作,如今這個情形,恐怕只能先回內地再作打算了。


    13年前,同樣在香港中文大學,同樣在獅子亭邊,一個內地高考“狀元”說,她拿學英文的勁頭在學粵語,因為太喜歡香港了。我還能依稀想起她眼里閃著的光,不知如今她身在何方。


    那時的香港,那樣的高校,消逝在那一去不復返的時光里了。


    但我相信,這只是短暫的消逝。


    那樣的香港,那樣的高校,將依然是本該就有的那樣。


    熱點新聞

    3d专家预测最准确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