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無線揭陽

19910
    馬克·西蒙“此地無銀三百兩”
    2019年11月07日 來源:港嘢茶餐廳 編輯:陳建明

      上一章茶餐廳推出了《亂港“洋面孔”里的“生旦凈末丑”》,他們或披著外交官的外衣,頻頻為亂港分子撐臺面;或假借專家之名,為亂港分子出主意、賺取顧問費;或頂著新聞記者的頭銜,大肆勾連亂港分子并做輿論聲援。

      一幕幕“洋面孔”出盡“洋相”之后,他們露出真面孔——西方情報人員。今天,港嘢君要揭批的是美國人馬克·西蒙(Mark Simon),他不僅是“禍港四人幫之首”黎智英的商業助理,還有著“家奴”“資金分攤家”“政治代理人”以及“間諜”等多重身份。

      押寶攢局做掮客,“代理人”潛伏香港

      2014年春天,馬克·西蒙的多重身份被意外地曝光。從此,他肥胖的身影很少出現在公眾的視野。

      香港發生反“修例”風波后,他肥胖的身影又頻頻亮相。2019年8月3日晚,就在香港油尖旺發生騷亂的同時,黎智英、李柱銘、陳方安生、陳日君、馬克·西蒙與一名神秘外國男子“密會”。

      在香港中環米其林高檔餐廳里,一群亂港分子把酒言歡共赴“慶功宴”。

      這一幕被香港市民目睹并將“密會”照片發布到社交媒體上。香港《大公報》文章從公布照片辨認,神秘男子為美國國家安全專家惠頓(Christian Whiton)。

      馬克?西蒙(左)和美國國家安全專家惠頓(右)一同離開

      港嘢君在上一章《亂港“洋面孔”里的“生旦凈末丑”》講過,惠頓擔任美國國務卿及駐聯合國大使等要員的顧問,還是美國安全顧問委員會成員、特朗普政府的戰略溝通高級顧問。

      惠頓不僅多次向黎智英的亂港行徑獻計獻策,他還頻頻賣弄“巧實力”,慫恿美國相關勢力干涉香港事務。惠頓與馬克·西蒙頗有私交,正是后者向黎智英推薦了這名“亂港狗頭軍師”。

      馬克·西蒙是黎智英的“政治代理人”,多次為港內外亂港分子“攢局”。蹊蹺的是,這種“攢局”時常發生在香港騷亂前夕。

      2014年5月,香港發生所謂“占中”運動前夕,黎智英密集拜見了美國前國防部長保羅·沃爾福威茨(Paul Wolfowitz)等人。香港《東周刊》發現,二人在一艘游艇上相談甚歡,馬克·西蒙則站在一旁打點。

      美國前國防部長保羅·沃爾福威茨

      外界普遍認為,沃爾福威茨是新保守主義者,他一直主張強硬對華、圍堵中國。2005年,沃爾福威茨一度受到美國前總統小布什的推薦,當上世界銀行行長,卻深陷“桃花劫”:他因擅自安排女友任職并大幅加薪而下臺。

      不久,沃爾福威茨到美國保守派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任職。鮮為人知的是,這名鷹派人物還是情報分析專家,曾獲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的委任檢視美國情報機制,更與中央情報局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在馬克·西蒙的張羅下,黎智英不僅密會美國鷹派人物,還向“美國企業研究所”等至少三家智庫提供獻金。香港《東周刊》披露說,這筆捐款總額近60萬美元,“美國企業研究所”至少得到12萬美元。

      馬克·西蒙深諳政治投機之道。每逢美國總統大選,他會頻頻安排黎智英密會美國總統候選人。

      2008年美國大選期間,馬克·西蒙頻頻在香港為共和黨提名人約翰·麥凱恩(John Sidney McCain)“隔空催票”。在寫給一家美國廣播公司的信中,他自稱是美國共和黨香港支部主席。

      那一年,他還說服黎智英三次為麥凱恩名下的組織捐款,累計50546港幣。

      自恃精通華盛頓政治,馬克·西蒙頻頻為黎智英分析美國政局,可惜的是他幫助“主公”押錯了寶。最終,麥凱恩還是輸給了民主黨人奧巴馬。

      馬克·西蒙不是優秀的“軍師”,卻是一名沾沾自喜的政治掮客,他為黎智英引來豐富的政治人脈。在他的撮合下,黎智英與美國駐港總領事館人員狼狽為奸,并搭上右翼政客莎拉·佩林(SarahPalin)、國務卿蓬佩奧等政界名流。

      2019年7月8日,黎智英跑到美國乞求“洋援”,他見到了美國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等要員,聲稱討論了“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和“香港自治”。馬克·西蒙正是這場政治陰謀的牽線人。

      黎智英和美國副總統彭斯(右)會面

      偷稅理財走后門,“黎家奴”得寵兩代

      在香港輿論中,馬克·西蒙與黎智英都被稱為“肥佬”。二人如何結識已無從考證,但可從馬克·西蒙的履歷中尋找到蛛絲馬跡。

      他是阿拉伯裔美國人。1982年,馬克·西蒙進入美國東卡羅萊納大學,主修政治學、輔修歷史學。1987年大學畢業后,他成為美國海軍的一名情報分析員。其間,他還進入美國國防情報學院深造。

      四年的軍旅生涯后,馬克·西蒙進入一家名為“Sea—land service”的航運公司擔任經理。1994年,他又輾轉進入香港“K—line”航運公司、泛泰航運公司等機構任職。

      2000年,馬克·西蒙進入壹傳媒集團旗下的蘋果速銷任副總經理,開始為黎智英工作,相繼任壹傳媒旗下企業的廣告總監、營運總監、商務總監、財務總監等職務,直到擔任黎智英的“私人家庭辦公室經理”。

      在壹傳媒集團的權力金字塔中,馬克·西蒙迅速成為黎智英身邊的紅人,也成為“黎家奴”:

      當黎智英的第二任妻子李韻琴(Teresa Lai)從海外購得四百多萬元紅酒時,馬克·西蒙會給出逃稅方案,如果一次性將紅酒帶回香港,需要支付三百萬元稅款。但是,分批帶回香港,每次六支,稅款可減半;

      當黎智英在家中遭遇食物中毒時,馬克·西蒙在電子郵件中先是道歉,緊接著表示已將食物樣本交予香港標準及檢定中心化驗。他還建議黎智英不要報警,以免丑聞讓其他人得知。

      肥佬黎的第一任妻子是菲律賓人,一度紅杏出墻;離婚后,黎智英與原《南華早報》記者李韻琴結婚。他與兩任妻子育有四子兩女。

      馬克·西蒙卻能在復雜的“黎家政治”中游刃有余,頗受各方信任,他不僅幫助黎妻避稅、協助黎女運營生意,還被曝幫助黎子“走后門”辦簽證。

      黎智英的長女黎明在美國做時裝生意。香港《東周刊》報道,她也得到馬克·西蒙的鼎力相助。

      2005年,黎明跑到洛杉磯開設時裝店時,馬克·西蒙協助聯絡客戶、處理財務、人事招聘、添置收款機等細節,還幫助黎明辦理美國移民申請。

      一番鞍前馬后的殷勤之后,馬克·西蒙得到黎明1%的股份的獎賞。

      2009年8月,馬克·西蒙還給美國國務院的一名官員寫信,為黎智英的一個兒子“Timothy”求情。原來,美國當局質疑Timothy的公司在美國沒有營運業務,遂拒絕其簽證申請。

      “走后門”也暴露出黎智英的禍港亂港的“兩張皮”。香港《鏡周刊》2019年10月15日文章透露,當被問及為何不移民時,黎智英信誓旦旦“一定要撐到最后”。

      肥佬黎還被曝“一家七本英護照”。他的兒女多在美國發展或在英國讀書,他本人則隨時可以“裸奔”。自從踏上“港獨”之路,他一直在準備跑路:

      1997年香港回歸前夕,黎智英一度惶惶不可終日,他還跑到美國舊金山開設公司,準備后路;2014年,黎智英之流掀起“占中”亂局又準備跑路。

      作為黎智英的得意助手,馬克·西蒙更是將“跑路”說得超塵脫俗。2014年10月30日,他在接受路透社采訪時聲稱,他不擔心繼續留在香港,他不懼“誹謗”和“抹黑”,直至他在香港的住址被網絡曝光后。

      “讓妻子和兩名子女返回美國是明智的,誰又知道有些‘瘋子’會做出什么瘋狂的行為。”馬克·西蒙還倒打一耙。

      造假加密輸黑金,“情報世子”難洗白

      時隔五年后,馬克·西蒙又故技重施,他一面將家人從香港遷出,一面辯解自己是“無情誹謗運動”的受害者。

      隨著一封封電子郵件的意外曝光,馬克·西蒙再也無法隱藏他的狐貍尾巴。2011年春天,在一份透過Foxy傳送的黎智英政治捐款“明細表”中,馬克·西蒙的影子無處不在。

      從受助對象來看,他所經手的“金援”項目大致可分為三類:

      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每年,黎智英都收取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等機構的大筆經費,進行顛覆中國的工作。從2003年開始,身為美國共和黨香港支部主席的馬克·西蒙,就不斷以壹傳媒及《蘋果日報》高管身份“金援”本黨候選人,八年間至少捐款20次。

      常言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在馬克·西蒙的協調下,黎智英與美國前防長沃爾福威茨還在2013年秘密出訪緬甸,向緬甸反對派人士“YuzaMawHtoon”提供政治獻金三十萬美元。

      但從曝光的“明細表”來看,“金援”的重點對象仍是香港反對派,馬克·西蒙負責“拆細分派”。

      2018年8月,香港《大公報》推出“亂港檔案解密系列”報道,揭露受捐助者包括陳方安生、陳日君、戴耀廷、李卓人、梁國雄、毛孟靜等數十名亂港分子。

      “黑金”輸送渠道并不復雜。例如所謂“占中”運動中,黎智英向馬克·西蒙開出逾一百萬元的支票,后者再透過名下的匯豐戶口開票予李卓人和梁國雄,每人分得50萬港幣。

      重返校園任教后,“占中三丑”之一戴耀廷隨即被網上密件踢爆。原來,他至少4次以隱姓埋名的手法,向港大不同院校學系,尤其是負責“占中公投”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秘密捐款合共多達145萬港幣。

      受到資助后,一群亂港分子要么搞民調、“制造”民意,要么搞“抗爭演練”并購買暴亂器材。

      港嘢君在《毛孟靜的開屏與變臉》一章中講過,2012年4月,黎智英透過親信馬克·西蒙向毛孟靜、涂謹申、陳淑莊等各支付50萬元的獻金。

      黎智英與馬克·西蒙的黑金“明細表”曝光后,毛孟靜等一干亂港分子迅速與之割席。毛孟靜迅速變臉,她聲稱并不熟悉黎智英。

      不過,從電郵密件曝光“明細表”來看,毛孟靜與黎英智交情匪淺。2012年,毛孟靜再次準備立法會競選期間就向黎智英求助。黎智英則通知馬克·西蒙,希望盡快聯絡她。當選立法會議員后,毛孟靜亦多次感謝黎智英的“幫忙”。

      2014年9月“黑金丑聞”曝光后,香港廉政公署一度派員搜查馬克·西蒙的香港寓所。巧合的是,他“碰巧”去了臺灣,香港媒體質疑精通情報工作的馬克·西蒙“聞風先遁”。

      馬克·西蒙具有很高的反調查能力。技術上,他以計算機加密程序購買相關黑金的銀行本票。當廉署人員徹底搜查其寓所時,他并沒有在家擺放任何文件。最后,廉署人員只帶走他女兒的一部手提電腦。

      畢竟,馬克·西蒙來自情報世家。他曾自曝,父親為美國中央情報局工作35年之久,他本人也曾在美國海軍從事情報分析工作。

      他被廣泛懷疑為美國中央情報局工作。退役后,馬克·西蒙抵港從商并加入美國商會,只是他以商人之名掩飾其敏感的政治身份。

      2019年9月,馬克·西蒙公開聲稱黎智英是“好老板”,他的工作就是幫壹傳媒集團賺錢,倘若有一天成為黎智英的“負累”,他自然要回故鄉弗吉尼亞州耕田。

      馬克·西蒙還辯解他與美國情報部門沒有關系,“一個給中情局當智囊的大個子肥胖白人男子在操縱香港局勢,這種說法太荒謬了”。

      但是,一向以商人自居的馬克·西蒙又充當起“白宮發言人”的角色,他聲稱美國政府沒有興趣干預香港事務,反而想保持香港穩定。

      他這一番顛倒黑白的蒼白辯解,反倒應了“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歷史典故。


    熱點新聞

    3d专家预测最准确今天